• 观点:房价是否下降取决于户籍人口

     房价是否上涨

      取决于非户籍人口

      郎咸平(香港中文大学讲座教授):房价的涨跌决定于居民结构,房价是否下降取决于户籍人口,房价是否上涨取决于非户籍人口。以北京为例,北京市有本地居民1200多万人,外来人口720多万人,真正需要房子的是这些外来人口,基本上很多人没房。所以北京市房价上涨最大压力来自于非北京市居民的外来人口,其次才是想购买多套房者以及投机者,但是这一批外来人口不准买房的结果,涨价立刻停止,因为他们最大的动力停止了。

      中国房地产

      基本已经告别了暴利

      马光远(经济学博士,经济评论员):经过2009年以来房价的疯涨和2011年房地产的调整,中国房地产整个博弈的心态发生了很大的变化;其一,基于前两年房地产疯狂的教训,由于这几年房价的暴涨,房地产积累的巨大泡沫已经成为宏观经济的最大癌症,中央在2012年坚持房地产调控不放松,不仅仅是政府的声誉保卫战,也是中国经济的自我救赎之举;其二,从房地产本身而言,目前房地产陷入僵局的关键依然是价格问题,价格的刚性成了买房者的最大障碍,房价合理调整,才有新的购买能力入市,房地产僵局才能打破;其三,经过2011年的调整,中国房地产基本已经告别了暴利,无论是开发商,还是投资房地产者,都应该接受房地产回归合理利润的事实。

      后续将出台多个政策

      抑制房地产投资需求

      易宪容(社科院金融研究所研究员):我个人认为管理层后续可能还会出台多个政策抑制房地产投资需求,继续促进房价合理回归。比如在税收方面,一是将增加与房地产相关的税种,如增加与房产密切相关的遗产税;二是将已经在上海、重庆试点的房产持有税扩大到更多的城市试点,甚至在全国所有城市推广。由于住房是一种消费产品,对住房的税收问题更关注的是住宅的直接税,即在物业税的征收上。通过住房的物业税不仅可抑制居民的过度需求,也能够达到收入再分配的作用。

      用保障房

      来对冲房产调控的影响

      巴曙松(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金融研究所副所长,2月12日他在杭州市青年企业家协会理事会员大会上发言):目前房地产业已开始调整,应通过加快保障房、水利投资来对冲其影响,因此不宜过度放松信贷;短期、长期政策决策方面,货币政策必须考虑货币存量巨大的约束。今年我国在GDP、CPI之间的权衡更为艰难,GDP将回归常态化中的软着陆,GDP与CPI组合将由原来的“10%”+“2%”时代进入“8%”+“4%”时代,调低存款准备金率将成为主要政策工具之一。

      关于农村集体土地出让的

      大胆设想

      冯兴元(中国社会科学院农村发展研究所研究员、天则经济研究所副所长):农村集体土地为何只能卖给城市政府?为何农村集体不可以仍然保留或者改变集体土地性质,把使用权直接卖给许多需求的单位和个人?农村集体为什么不可以直接参与招拍挂?如果农村集体作为供给方,城乡个人和各种单位作为需求方可以直接参与土地交易,我想房价会很快下跌。

    相关信息

    惠民彩票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